诗歌(诗歌作品)_百度百科

恒耀诗歌 2020年01月26日 10:06:33 阅读:48 评论:0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诗来源于生活。诗是生活大海的闪光。把诗与生活隔开,就无法认识诗的内容本质。在古今中外涌现出了许许多多诗歌。“诗的范围是全部的生活和自然;诗人观照森罗万象,他的观照是如同思想家对这些森罗万象的概念一样多方面的。”有生活的地方,就有诗的歌唱。诗的领域象生活一样广阔无垠。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螣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缩之期,不但在天/养怡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远远的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我想那缥缈的空中,定然有美丽的街市。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你看,那浅浅的天河,定然是不甚宽广。那隔河的牛郎织女,定能够骑着牛儿来往。//我想他们此刻,定能在天街闲游。不信,请看那朵流星,那怕是他们提着灯笼在走。

  立于深渊的此岸/绝望的悬崖上,空无一物/为何我却如此沉重/退无可去,而彼岸被黑夜弥漫//带走的,留在干枯的血液/带不走的,还给世界//我只能转身走向璀璨的星空/那里,我是永恒诗篇里的一个词语/不再被世人遗弃,被岁月抛弃而忧伤/不再因忧伤而缩于触手可及的黑暗/不再因黑暗的孤独,而拥抱无法抓住的阳光//我要去灵魂的故乡,长眠于真空之床/以星光为翼,以星座为马/与所有以生命作诗的诗人为邻/我们共同燃起心中的火焰/从遥远的远方之居守望着祖国/我将前往众神之山,跪叩祭拜/为在欲念苦海挣扎的人们,祈福//愿大地滋长充足的粮食消除饥饿//愿仁慈的自然之神消除病痛和灾难//愿刀枪入库,信仰之神敞开和平之门//愿恶止而善存,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世人福寿双全,祖国繁荣昌盛//如果这一切都如我所愿/我的灵魂将得以安息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软泥生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愿作一棵水草!//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深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你在那头,我在岸头/我在彼岸牵着你的手//我在岸头,你在那头/我在彼岸牵着你的手/在晨雾中漫步游走/凝望着你的双眸/那样的温柔/梦见记忆向你招手/我牵着你的手/那样的温柔//我在彼岸牵着你的手/一阵清风将你带走/你轻轻地回一回头/微笑在江雾上汇流/一缕阳光将微笑带走/你在江心松开了手/我在岸头挥舞着衣袖//我在彼岸牵着你的手/你在那头,我的岸头/在浮光中你是去是留/雾气蒙住了我的双眸/我在彼岸放开你的手/你不在那头,我在岸头/那是绿肥红瘦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冰川纪过去了,为什么到处都是冰凌?好望角发现了,为什么死海里千帆相竞?//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只带着纸、绳索和身影,为了在审判之前,宣读那些被判决的声音。//告诉你吧,世界/我——不——相——信!/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我不相信天是蓝的,我不相信雷的回声,我不相信梦是假的,我不相信死无报应。//如果海洋注定要决堤,就让所有的苦水都注入我心中,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她是有/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哀怨又彷徨;//她彷徨在这寂寥的雨巷,撑着油纸伞/像我一样,像我一样地/默默彳亍着,冷漠、凄清,又惆怅。//她默默地走近/走近,又投出/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飘过/像梦一般地/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像梦中飘过/一枝丁香地,/我身旁飘过这女郎;/她静默地远了,远了/到了颓圮的篱墙,/走尽这雨巷。//在雨的哀曲里,/消了她的颜色,/散了她的芬芳,/消散了,甚至她的/太息般的眼光,丁香般的惆怅。//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飘过/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

  老了,我就住在海边/一所遮风避雨的木屋即可/无需网络,也不必上锁/养一只猫,一只狗/同享三餐,观日出日落//老了,我就住在海边/自觉地退出大陆的居所/随浪花的脚印,舒展在沙滩里/随海鸥展翅,一同呼吸/眼底是大海明暗中变幻的光泽//春秋的芒锷上,草木枯了又绿/我已不再去辨认南北东西/是非对错也找到了各自的归宿/无垠的大地上,水又从天而降/朝着大海奔忙//蔚蓝的天空里,干净的云朵/飘过,我在门口的院子里/种菜,品茶,听潮起潮落/致兴时,歌颂祖国的山河/继续老着,坐拥大海的辽阔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我有我的红硕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阳的大海/摇曳着曙光那枝温暖漂亮的笔杆/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相信未来、热爱生命//愈来愈亮的梦想和阳光

  百年之后,巍峨的青山上/我们的坟墓已被清风削平/我们化入黄土的骨/滋养着草木又重新生长//百年之后,蔚蓝的天空下/我们曾经赞美的生活如故/我们毕生追求的事业/种在纸上,支撑着后代的理想//崭新的世界里,贫穷歧视/愚昧无知,仍沉在地上/日夜光辉里,是我们曾经的怜悯/融入所有的哀伤、仇恨和迷茫//山河依然架起高高的脊梁/无垠的宽慰,在民族的血液里流淌/我们在历史的匣子里,保持缄默/注视着后人,走向更广的远方

  天生恐高我只谈了一次恋爱和我想象的一样美和我想象的一样甜但这一次之后我离恋爱越来越远了因为一次和两次之间根本就没有路第二次不在前面而在无底的黑洞中可是——可是我天生恐高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 生与死的距离/而是 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 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 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 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 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 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 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 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而是明知道真爱无敌/却装作毫不在意//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 树与树的距离/而是 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 树枝无法相依/而是 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 星星之间的轨迹/而是 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 瞬间便无处寻觅/而是 尚未相遇/便注定无法相聚/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鱼与飞鸟的距离/一个在天,一个却深潜海底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我愿意是激流 是山里的小河 在崎岖的路上 在岩石上经过/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 快乐地游来游去/我愿意是荒林 在河流的两岸 面对一阵阵狂风 我勇敢地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 是一只小鸟 在我的稠密的树枝间作客鸣叫/我愿意是废墟 在峻峭的山崖 这静默的毁灭 并不使我懊丧/只要我的爱人 是青青的长春藤 沿着我荒凉的额头 亲密地攀援而上/我愿意是草屋 在深深的山谷底 草屋的顶上 饱受着风雨的打击/只要我的爱人 是可爱的火焰 在我的炉子里 愉快地缓缓闪现/我愿意是云朵 是灰色的破旗 在广漠的空中 懒懒地飘来荡去/只要我的爱人 是珊瑚似的夕阳 傍着我苍白的脸 显出鲜艳的辉煌

  少年看到一朵蔷薇 荒野上的小蔷薇/那么娇嫩 那么鲜艳/少年急急忙忙走向前 看得非常欣喜/蔷薇 蔷薇 红蔷薇 荒野上的小蔷薇/少年说 我要采你 荒野上的小蔷薇/蔷薇说 我要刺你/让你永远不会忘记 我不愿意被你采折/蔷薇 蔷薇 红蔷薇 荒野上的小蔷薇/野蛮少年去采她 荒野上的小蔷薇/蔷薇自卫去刺他 蔷薇徒然含悲忍泪/还是遭到采折/蔷薇 蔷薇 红蔷薇 荒野上的小蔷薇

  说了一遍 请再对我说一遍 说 我爱你/即使那样一遍遍地重复/你会把它看成一支布谷鸟的歌曲/记着 在那青山和绿林间 在那山谷和田野中/如果它缺少了那串布谷鸟的音节 纵使清新的春天/披着满身的绿装降临 也不算完美无缺/爱 四周那么黑暗/耳边只听见惊悸的心声/处于那痛苦的不安之中/我嚷道 再说一遍 我爱你/谁会嫌星星太多 每颗星星都在太空中转动/谁会嫌鲜花太多 每朵鲜花都洋溢着春意/说 你爱我 你爱我 一声声敲着银钟/只是要记住 还得用灵魂爱我 在默默里

  多少个夜晚 我听到大海的轻涛细浪拍打柔和的海滩/抒发出了一阵阵温情的轻声软语/仿佛从消逝的岁月里 传来一个亲切的声音/掠过我记忆的脑海 发出袅袅不断的回音/仿佛海鸥悠长低回的啼声 或许是/鸟儿向平原飞翔 迎接旖旎的春光 婉转的欢唱//你和我 在那难忘的年月/伴随这海涛的悄声碎语 曾是何等地亲密相爱/啊 我多么希望 我的怀念的回音/像这茫茫黑夜里大海的轻波细浪 飘然来到你的身旁

  不知是什么道理 我是这样地忧愁/一段古老的神话 老萦系在我的心头/莱茵河静静地流着 暮色昏暗 微风清凉/在傍晚的斜阳里 山峰闪烁着霞光/一位绝色的女郎 神奇地坐在山顶上/她梳着金黄的秀发 金首饰发出金光/她一面用金梳子梳头 一面送出了歌声/那调子非常奇妙 而且非常感人/坐在小船里的船夫 勾引起无数忧伤/他不看前面暗礁 他只向着高处仰望/我想那小船和船夫 结局都在波中丧生/这是罗雷莱女妖 用她的歌声造成

  雅典的少女呵 在我们临别以前 把我的心 把我的心交还/或者 既然它已经和我脱离 那就 那就留着它吧 把其余的也拿去/请听一句我临别前的誓言 你是我的生命 我爱你/我要依偎着那松开的鬈发 每一阵爱琴海的风都追逐着它/我要依偎着那长睫毛的眼睛 睫毛直吻着你脸颊上的桃红/我要依偎着那野鹿似的眼睛发誓 你是我的生命 我爱你/还有 我久欲一尝的红唇 还有 那轻盈紧束的腰身/我要依偎着那些定情的鲜花 它们胜过一切言语的表达/依偎着爱情的一串悲喜 我要说 你是我的生命 我爱你/雅典的少女呀 我们分手了 想着我吧 当你孤独的时候/虽然我向着伊斯坦堡尔飞奔 雅典却抓住了我的心和灵魂/我能够不爱你吗 不会的 你是我的生命 我爱你

  在浪花冲打的海岸上 有间孤寂的小茅屋/一望无际 辽阔无边 没有一棵树木/只有那天空和大海 只有那峭壁和悬崖/在这里 有着最大的幸福 因为有爱人同住/茅屋里没有金和银 却有一对亲爱的人/时刻地相互凝视 他们多么情深/这茅屋又小又破烂 伫立在岸上多孤单/但里面有着最大的幸福 因为有爱人作伴

  诗歌具有时间上历时性完整,空间上广达性全面,气候事件的内容广泛性、来源独立性的特点,而这些特点也决定了其在历史气候研究中的可能性。但是运用诗歌进行历史气候研究要达到理想效果,也殊非易事

标签:诗歌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